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zjol_F2/22.95.1.14
新闻热线 0571-85310961
热线传真 0571-85310136
邮箱 tougao@zjol.com.cn
国内 | 国际 | 浙江新闻 | 浙江潮评论 | 浙商网 | 长三角 | 教育 | 娱乐 | 体育 | 社会 | 摄影 | 传媒 | 论坛 | 专题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国内新闻 > 国内新闻 正文
文字: 大  中  小     打印 

圆明园800万防渗资金去向不明

www.zjol.com.cn  2005年04月14日 20:58:50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随着事件深入,圆明园防渗工程除了已确定的程序违法,又现出重重疑点

  ·昨天上午的圆明园防渗工程听证会上,园明园管理处主任竟然受不了公众质疑,中途不辞而别

  “圆明园工程款绝大部分是政府掏的,所以圆明园里的工程应该经过科学论证,应该成为一个严格监管下的阳光工程。那么,圆明园防渗工程有没有履行规定的招投标程序?相关部门有没有进行监督呢?”在昨天上午的公众听证会后(本报昨天曾做报道),中央电视台又对圆明园防渗工程事件调查中暴露的种种疑点提出了质疑。

  -疑问一

  工程是否进行过招投标?

  据央视记者了解,参与圆明园湖底防渗工程的两家施工单位,一家名为京水公司,曾经是北京市水务局的下属公司;另一家名为北京市海淀区水利水电工程公司,曾经是海淀区水务局的下属公司。

  事实上,这两家公司并不是第一次拿到圆明园的工程。在圆明园管理处的官方网站“圆明园大事记”中,2003年10月13日,三家施工单位拿下了圆明园西部清淤工程,这三家单位中就有上述两家公司。而另一家公司是北京市圆明园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其法人代表就是圆明园管理处主任李景奇。

  根据圆明园管理处向记者提供的数据,从2003年8月到2005年3月,市、区两级政府以及圆明园管理处投入圆明园环境整治资金共计约8200万元。2005年,政府部门还将投入资金1.2亿元。可以看出,从2003年8月到今年年底,将有2亿元左右政府资金投入圆明园的环境整治。那么,圆明园的这些工程有没有进行招投标呢?对于记者的问题,圆明园管理处拒绝回答。

  随后,记者来到北京市水务局了解情况。该局负责宣传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圆明园湖底防渗工程是由海淀区水务局直接负责的,市水务局不愿就此表态。于是记者又来到海淀区水务局,找到了该局工程计划科科长韩文龙。据韩文龙介绍,他们也是后期了解到的情况,市里要求区里、区里要求区水务局对这个问题组织专家进行讨论。讨论的结果他不太清楚。

  圆明园回应:

  去年11月进行过工程招标

  昨晚,圆明园管理处副主任、新闻发言人朱红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称,2004年10月20日,圆明园管理处与北京燕波工程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委托代理湖底防渗招标协议,并于11月进行招标工作。

  燕波公司是建设部批准的第一批具有甲级资质招标代理机构。据该公司一位负责人王亮介绍,由于圆明园的特殊历史地位,所以去年11月份他们采取邀标的方式对湖底防渗工程承建企业进行招标,当天还邀请了市水务专家库的4名专家和一名业主代表组成评标小组,海淀区发改委的负责人作为监督员对整个招标过程进行监督。

  -疑问二

  材料费外的800万元做何用?

  圆明园铺设的塑料薄膜来自山东宏祥化纤集团。据该集团总经理张吉和介绍,是京水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经理与他们签的合同。

  几经周折,记者打通了北京市京水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第六分公司负责人王英江的电话。

  王英江说:“我就是做湖底防渗的。一共1100万元,38万平方米,主要原材料是土工膜(防渗膜)。”按照王英江与山东宏祥化纤集团签订的买卖合同,每平方米防渗膜的价格是7.2元,目前京水公司只购买了10万平方米,总价是72万元。

  山东宏祥化纤集团告诉记者,他们与京水公司曾约定购买40万平方米的防渗膜,总价大约是280万元左右。而山东宏祥集团和京水公司的王英江都承认,对于湖底防渗工程来说,最主要的原材料就是这种防渗膜。那么造价1100万的防渗工程,最主要的材料费只占四分之一,剩下的800多万元究竟又做什么用呢?京水公司拒绝回答记者的问题。

  而在昨天的听证会上,解放军空军指挥学院教授李小溪也提出:“圆明园管理处的副主任朱红女士曾介绍,一共是75.5万平方米的防渗膜,每方造价是28.86元,一共是2000多万元,但是央视《经济半小时》报道,经过了解每平方米的造价是7.2元,一共是500多万元,这个差距怎么解释?”

  与会的圆明园领导也对此事默不作声。

  圆明园回应:

  800万或许用于其他标段

  圆明园管理处副主任朱红说:“由于圆明园自身的湖面比较大,所以招标时划分了三个标段,其中北京市京水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中两标,分别是长春园标段和绮春园标段,预计需要资金1100万元。”

  朱红透露,圆明园湖底防渗工程计划总投入3000万元左右,其中有2100多万直接用于湖底防渗工程的材料费及驳岸的修整。其余的款项用于三个标段中岛屿部分的建设,如岛上的通水通电、管线下埋等。至于“800万款项不明”,朱红分析说:“京水公司防渗膜材料费用用了280多万元,但承接工程时1100万元是涵盖两个标段湖底防渗、驳岸修整等项目的全部费用。工程包出去了,就由京水建设工程公司合理安排用款金额。所以媒体报道的800万用途,或许是用于其他标段的建设费用,这应由京水建设工程公司负责说明。”

  -疑问三

  2003年时就铺过防渗膜,谁批的?

  很多人庆幸,这次圆明园铺设防渗膜,被无意中发现了,这才给了公众质疑和听证的机会。但事实上,这并不是圆明园第一次铺设防渗膜,早在2003年的时候,防渗膜就在公众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铺在了圆明园的湖底。

  圆明园回应:

  2003年做了部分防渗试验

  朱红解释说,尽管北京市有很多地方都做过防渗,但是圆明园还是没有经验的。所以,在2003年冬天,圆明园只是请有关专家和技术工人在九州景区做了部分防渗试验,但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圆明园工程昨听证拟于“五一”定生死

  据新华社电尽管圆明园管理处及少数专家坚持认为,防渗工程是一项保护生态的节水工程,但主张拆除湖底防渗膜的声音更加强大。

  环保总局昨天举行的圆明园环境整治工程环境影响听证会上,湖底防渗膜是否拆除虽无定论,但圆明园管理处已承诺,将尽快补交环评报告。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表示,等圆明园环境整治工程的环评报告书报上来后,环保总局会依照法律做出处理决定,并向社会公布。

  听证会上,被称为“质疑防渗工程第一人”的兰州大学教授张正春、北京大学教授俞孔坚、李迪华等专家直言防渗工程是生态灾难。他们认为,自然水系是一个生态系统,防渗处理后,水系与土地及其他生物环境相分离,失去了自净能力,将加剧水污染程度。

  虽然听证会并无最终结论,但专家们纷纷为如何了结这一工程献计献策:中水回用、缩减水域面积,可为圆明园节约用水;而在湖底铺设适当数量的排水井,则可一定程度地解决湖底渗漏的问题。

  当天,记者在新华网论坛上看到,多数网友关注谁该为“塑封”圆明园的事负责任。有位网友问:“如果听证会认为铺塑料的做法是错误的,那么已经铺上的塑料就浪费了,把它们清除还要花费很多人力和物力,这样一来,损失是不是数额巨大?责任人构不构成违法犯罪?”

  另据报道,环保总局环评司司长祝兴祥表示:“圆明园一旦上交环评报告书,我们将尽快审批,争取在‘五一’前有一个答复。”

  -荒谬一幕

  圆明园领导不堪质疑拂袖而去

  听证会“声讨”圆明园:法盲任领导孰不可忍

  昨天上午,圆明园整治工程环境影响听证会现场,从国家环保总局大门外一直到听证会的现场,代表们的发言都非常激烈。

  听证会现场,清华大学法律社会学教授李楯的发言,在会上引起强烈反应。

  李楯说,“(圆明园湖底防渗工程)在程序上违反了报批规定,所以说是违法行为。前不久在国家环保总局召开了一次关于圆明园湖底防渗工程对环境影响的座谈会,当时坐在我们对面的有位领导说,他们对这样一些法律不清楚,那么我们说,我们这个国家强调依法办事已经26年了,执政党在十五大报告中提出建设法制国家已经八年了,一个法盲来担任领导职务,这是能够容忍的吗!”

  李楯接着说:“圆明园管理处忘掉了,自己只不过是人民的管家之一,所有的政府官员都是人民的大大小小的管家,圆明园管理处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是代表人民管理圆明园遗址,你自己不是圆明园的主人,不可以不受法律约束为所欲为。”

  圆明园领导说要上洗手间李楯说:“国家文物局和北京市文物局环境整治请求报告的批复中,都明文写着不得扩大修整范围,修整过程中不得改变文物原状,不能对文物遗址造成破坏,因此圆明园管理处是故意违反。我们可以尊重不同的主张,但我们不能容忍谎言。”

  教授的话还没有说完,圆明园管理处主任李景奇就起身离开了现场。

  央视记者跟出了现场。

  记者:“李主任,我们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我想问一下,这个工程在施工之前有没有经过招投标?”

  李景奇没有回答,自顾自地说:“我去趟洗手间。”

  说罢,一路向前走去。

  经过洗手间时,李景奇并没有进去,记者提醒到:“洗手间在这儿。”

  李景奇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还是自顾自地往前走。

  记者又插话道:“李主任,我们想问一下……”

  李景奇冒出一句:“欢迎大家到圆明园,实地去看,我接受大家采访。”

  记者:“我们就是想咨询一下这个工程有没有经过招投标,这个工程的造价是怎么出来的……”

  记者说着,李景奇已经钻进了车里。

  记者大失所望:“你是当事方,听证会还没有结束,你怎么就可以离席呢,而且是在李楯老师发言的时候离开……”

  李景奇的车疾驶而去。

来源: 新华社 作者: 转自新民生报 编辑: 吴辉军
 生活资讯 更多 
·明年艺术类考试实行网上报名
·本周六百大店庆 最低4折以下
·杭州钱塘江两岸色彩规划完成
·浙江省气象台:今天天气好
·货车过杭州湾大桥要穿反光背心
·杭州飞西宁呼和浩特航班取消
生活提醒 求职考试 消费商情
杭州天气 今日电视 今日影讯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联系方式  
新闻热线 0571-85310961
热线传真 0571-85310985
投稿邮箱 tougao@zjol.com.cn
联系地址 杭州体育场路178号
     浙江在线新闻中心
邮政编码 310039
责任编辑 何始玉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zjol_F2/22.95.1.14
Copyright © 1999-2015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