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时政新闻 正文
【砥砺奋进的五年】绿道相伴到下姜 听淳安新晋民宿村的小故事
2017年08月04日 10:52:10 来源:浙江在线 浙江在线记者 吴雅茗 戴睿云 刘健 摄影 姚颖康

2014年,淳杨绿道的开通,吸引大量骑行爱好者来到下姜村。

  浙江在线8月4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吴雅茗 戴睿云 刘健 摄影 姚颖康)芦苇、花海、骑行驿站……伴随着千岛湖的湖光山色,平整的淳杨公路把我们带到了淳安西部的下姜村。淳杨公路和相连着的千汾公路不仅是一条省道,还是一条长达150公里长的环湖绿道。它像一条长长的绿藤,从湖区一直绕进淳安的大山深处,串起一个个乡镇和村庄。

  下姜村,就是这条藤上既普通又特殊的一个。从2003年开始,下姜村成为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的基层联系点。这个因“穷”出名、曾被人戏称“有女不嫁下姜郎”的小山村,成为“了解省委决策在基层效果的一个窗口”。

  十多年来,记者无数次走进这个小山村。眼见它拆猪圈、通沼气;眼见它流转土地、发展效益农业;眼见它3年前通了淳杨公路,眼见它修起廊桥开出美宿……到2017年记者走进下姜村时,村里的民宿已经从当年初的4家扩展到了23家,下姜村游客人数突破11万人次,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902元,比2001年增长了十倍多。变化一直在加速。

  再次走进下姜,夜住民宿,我们聆听着村民讲述的一件件新鲜事,感受到了下姜蜕变的动力、乡村生长的活力,也窥见了城里人向往的乡村模样。

  姐妹花开民宿震住村里人

  村民带头抱团学内功

  沿着下姜村的村道一直朝北走,就到了我们此行落脚的民宿“栖舍”:鹅卵石嵌着石板的清新院落,北欧风格的室内装修,还有走出来迎接我们的小夫妻——女主人姜丽娟头发染得微微泛黄,脖子上戴着时尚的黑色蕾丝颈圈;男主人褚诚飞扎着一个小短辫,手机里偶乐响起的是passenger乐队的《Let her go》 ……

栖舍内景。

  这样的“画风”,乍一看和黛瓦白墙的山村风格显得有些迥异。

  “我原先是一名室内装潢设计师,回来开民宿,是因为我妈的一个电话。”姜丽娟说,她在杭州学习工作8年,已在城里站稳脚跟、成家立业。去年上半年,村里动员有条件的家庭开民宿,姜丽娟的妈妈王洋球心动了,就给女儿打电话征求意见。姜丽娟姐妹俩一合计,马上决定加入。不过,在民宿的定位上,远在杭州的女儿比母亲有魄力:要开就开有个性的,不做接旅游团的普通民宿。

  为此,姜丽娟姐妹俩对老房子大动干戈,花了近150万元,打造了北欧风格的“栖舍”。因为当地的装修工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民宿,姜丽娟一直略有遗憾:“有些自做主张把我的壁炉口改小,说这样省柴火,害得我的壁炉也装不进去了;有些把我的床头灯装错了,只好返工,有些改改麻烦的只好将错就错。”

在杭学习生活了8年的姜丽娟,回村开起了精品民宿。

  虽然“栖舍”装修没有达到姜丽娟最理想的状态,但如此的大阵仗还是“震撼”了乡亲们:不少农户装修个几十万就了不得了,谁能想到民宿还能这样装!“同村已经开出民宿的,看到我家民宿后,拍着腿说‘装简单了’!”姜丽娟笑着说。高标准设计,加上姜丽娟熟谙的网上平台、朋友圈的推广、为客人定制出游路线,栖舍去年11月开张以来,始终能有稳定的生意。

  父母亲的晚年生活也因为发生了变化。“我妈以前一天到晚就忙家务,现在她出门看到人家的花种得好看,回来说我们家也种两盆。”姜丽娟经常在手机上和客人沟通,有时王洋球责怪女儿老玩手机,姜丽娟爸爸立马维护女儿说:“她这是在赚钱呢。”

  姜丽娟现在很忙,因为见多识广,现在她成了村里上网营销的“培训员”,“去年村里一下新开出15家民宿,我现在主要帮助这些叔伯阿姨们学会如何在网上推销自己的民宿。这样也能让村里形成一个民宿村的好氛围吧。” 回家创业,父母都在眼前,姜丽娟有种特别的满足感,她还谋划着把孩子带回淳安接受教育。

  沿着穿村而过的凤林港漫步,两岸的白墙黑瓦折射在清澈溪水里,凤林港两岸是下姜村民宿的集中地:23家民宿,398个床位。

  乡村旅游的火爆,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村民回乡发展,他们不但为村里带了更开阔的视野,还抱团学起了“内功”。

村民“学成归来”后烹饪的家乡菜,深受游客欢迎。

  新上任的村副主任姜苏荣,曾是淳安著名餐馆——鱼味馆的主厨。去年,他辞职回下姜村开起了民宿“涵山居”,看见很多民宿经营者烹饪技术不过关,从去年11月起,他每月为村民开设烹饪课堂。“凡是有大节日、大型旅游团队来临前,我肯定会开课,一是定好菜单,二是现场示范,手把手教,现在每家民宿的菜都很不错了。”姜苏荣打起了包票。

  在下姜景区管理有限公司办公室,看到记者要采访,30岁的方海霞连忙摆手,匆匆离去。“上午太忙了,我要把村民们的空房都统计出来,旅行社等着要呢!”

  去年,村里成立了专业景区公司,对全村民宿实行统一分配、管理和营销,方海霞辞职回村干起了“房调”的差事,帮助村民和旅游社建立联系。

  “游客住下后,晚上我还要收集他们的意见,帮助村民们提升服务水准。”方海霞打趣地说,为了干好这个“总司令”的活,她专门配备了三个手机,虽然忙到半夜是家常便饭,但是看到蒸蒸日上的民宿,她感到成就感满满。

  仅今年上半年,公司为民宿分客就达6290人,占留宿下姜游客总数近七成。不止烹饪,床品怎么摆、游客接待礼仪等旅游服务课程也不定时地被引进下姜,下姜村就多次组织村民去天台、开化等地考察,全村226户村民中,一半以上都出去培训过。

  新老支书搭班子

  带领全村劲往一处使

  村委隔壁的一栋小平房,是“老支书”姜银祥的家,在家门口,记者看到了一块新立的木牌,上面晾着他的承诺:大家的事就是我的事。

  正如承诺所说的这样,为了解决民宿爆发式增长带来的新问题,年过六旬的“老支书”再次出山了,担任党总支副书记。县里看到村委班子还不够强,新一轮的村两委班子换届,43岁的枫树岭镇党委委员姜浩强担任了村里的党总支书记,

  一个有群众基础,一个懂产业发展,一老一新搭班子,就是为了让全村人“劲往一处使”。每天,他俩琢磨最多的是:如何让淡季拥有像旺季一样的客流?如何让更多游客不止走马观花,而是留下来?如何提升旅游服务质量,丰富旅游产品,打响下姜村旅游知名度?……

  “必须利用下姜村的各种资源优势,丰富旅游业态,让游客能沉下心玩起来。”姜浩强说,这是新村委班子的当务之急。采访间隙,姜浩强一连接了几个电话,都是关于房车露营、实景演出等旅游项目落户的事情。

“老支书”姜银祥在自家门口摆放的老石磨,成了游客必玩的农事体验项目。

  为了当好表率,“老支书”在自家门口摆了一个闲置的老石磨,让来下姜村的游客多了一项农事体验活动,喝上自己亲手磨制的豆浆。村里的41名党员也站了出来,每人主动包干联系几户村民,有的联系菜农,帮助他们销售农特产品,教授科学养殖;有的联系环境卫生户,指导他们垃圾分类,建设美丽庭院;有的成立便民服务队,免费维修家用电器,开发特色餐饮……

  大伙的齐心协力,让姜银祥深受感动,见证习近平四访下姜的他,难忘习近平2003年首访下姜时,自己第一次听到“八八战略”的情景。“青山绿水是我们的环境优势,但我们的生态产品不多,环境优势如何成为发展优势?单靠个别人是不够的,需要全村人共同努力!”姜银祥话语铿锵。

  7月,浙江乡村旅游旺季刚刚开始,流水淙淙驱走暑气的凤林港,让人感到丝丝凉意。

  上个月,水上实景演出《遇见下姜》的首次试演,就吸引了上海、杭州等地的大量游客涌入下姜,把凤林港两岸围的水泄不通。以这次演出“试水”农产品销售,村民们摆摊的笋干、野茶等特产都取得了不错的收益。

村民们自导自演的水上实景演出《遇见下姜》,吸引了上海、杭州等地的大量游客来到下姜。

  随着《遇见下姜》正式开演的日期越来越近,在河道两岸,记者看到大型木船、咖啡栈道、舞狮台阶等一系列水上游乐的配套设施业已摆开阵势,村民们正在加班加点排练节目,有的表演撒网打渔,有的表演划船撑杆,有的表演放牛牧歌……村民们都说这是在演“自己”,记录的是过去的生活。

  水上游乐项目,是姜红荣公司的手笔,45岁的姜红荣是村里的能人,在杭州有着年营业额几千万生意的服装生意。今年5月,觉得“不能落下村里大发展”的姜红荣砸下500万元,成立了淳安千岛湖下姜水上娱乐有限公司,公司要做的,正是村里人最发愁的娱乐和夜游项目。

  “我要在下姜村好好干一场,我和开民宿的乡亲常常坐在一起聊未来,咱们的目标是:通过3年努力,让下姜成为淳安著名的生态旅游度假区。”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从去年开始,姜红荣为水上项目投入100万元。

  “《遇见下姜》争取7月底常态演出,届时还有水上灯光秀,请的是《印象西湖》的团队哦!”姜红荣说,为了实现大场面、大制作,今年他将要追加投资1000万元。他说,“想用自己的能力改变下姜”,“想让更多村外的人愿意到下姜来投资”。

  那边厢,村支书姜浩强正在等待外来项目确认的消息:有音乐酒吧,有咖啡厅,有房车露营基地……是一个集吃、住、行、购、游于一体的“休闲旅游城”,正在成长。

  下姜人说生活“热乎乎的”

  北京人说这就是梦想乡村模样

  “自从开了民宿,总觉得家里热乎乎的。”踏进69岁村民姜德明的“亲客”民宿,老人就这样和我们描述新感受。

  69岁的姜德明,年轻时是远近闻名的种茶大户,靠开垦荒山、引种福建白茶,造起了全村第一栋小洋房,还带动了全村种茶。2003年习近平走访下姜时,还在姜德明家里逗留了半小时。

  时过境迁,种茶早已不是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让姜德明没有想到的是,晚年还能在家门口赶上“二次创业”:老俩口和在外的女儿、女婿投资20多万元把老房子改成了民宿。今年元旦,“亲客”民宿正式开张,干净整洁的环境和120元每人每晚的价格,吸引了很多城里老年游客。“不是我吹牛,来住过的客人都说舍不得走。”姜德明说。

下姜村全景图。

  “村里环境好了,又能赚到钱,谁不愿意回来呢!”开麻糍店的老板江顺祥,年轻时再江苏当过兵,后来在千岛湖镇上开过餐饮店,去年也回村了。老江在村道上租下一间小店面,做麻糍生意。麻糍2元一颗,还开放“讨打的麻糍”游客体验项目:游客只要花200元买下5斤米,打出多少麻糍,就能拿走多少。“今年元旦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能卖掉1500个麻糍呢!”老江掏出手机说,向我们介绍自己开的微店,自豪地说麻糍的包装还是儿子亲手设计的。

  麻糍店靠里的一角摆放着罩着蚊帐的小床,那是老江孙子午休的地方,家里的女人们正清理着凤林港溪里捞起的溪鱼,烤成鱼干,也在店里封装卖给游客。老江手里忙着,眼里望着,脸上不自觉地浮起幸福的笑容。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从北京来到下姜村,邵娟才真切体会到这句名言的含义。

邵娟耗资近300万装修的“玖玖”廊桥溪语民宿。

  她是第一个来下姜“吃螃蟹”开民宿的村外人。邵娟有两个哥哥都出生在淳安千岛湖镇。大哥宁波大学毕业后当了海员,二哥北大毕业后在北京做了牙科医生,邵娟在北京做过杂志编辑、干过电商。“在外打拼多年,大哥第一眼看到下姜,就和我说,决定在这里安家,还劝我回来。”邵娟说。

  民宿就是家,也是新事业。邵娟和大哥邵君花100万元租下一幢廊桥畔农居20年使用权,耗费近300万元整饬一新。去年9月,堪比欧洲民宿的“玖玖”廊桥溪语开张了。曾经这个让邵娟犹豫了半年的决定,如今让她的心“回家”了。刚来村里创业总是缺这缺那:少一个扳手,少几颗钉子,菜不够了,肉用完了……邵娟开始还怕问别人借没人搭理,结果总是被热情包围。

廊桥溪语内景。

  村里卫生甚至超过城里,就算大伯大妈也知道垃圾要分烂的、不烂的,所有垃圾都集中收到镇上去处理。店里的客人饭点去村里转悠,转眼就捧着两颗包心菜回来,一问,原来是村里人送的,说“自己种的,拿去吃”……客人们用行动给下姜点赞:廊桥溪语的价格与五星级酒店齐平,但生意一直兴隆,客人来自杭州、上海、北京、广州等全国各地。

  “和城里比,这里的人情味浓多了。更重要的是,这里不仅有城里得不到的漫生活,我还赚到了和城里一样的钱。”邵娟说。爱烹饪的邵娟跟着村里大厨学到了手艺,她也准备把自己的电商经验传授给村里人。

  “为什么人们总是向往城市?农村也有理想生活。”回到农村,邵娟看到了绿水青山和村里人的新模样。

  【记者手记】

  美丽乡村新赶考

  环境优美、交通便利、产业初兴,不断变化中的下姜村如今面临新挑战:如何让村里的旅游资源更丰富?如何让更多的客人留下来?如何打出村里的旅游品牌?

  在下姜村采访的两天一夜,无论是村党总支书记姜浩强,还是民宿经营者们,都和我们热烈探讨这个话题。

  集聚足够的市场资源,让村民在家门口安居乐业,这是姜浩强眼中的新“赶考”,也是浙江无数同一发展阶段乡村面对的新命题。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放眼浙江,美丽乡村建设使一大批完成村庄整治、生态资源不错的村庄走到了旅游、电商的风口,开始直面市场挑战;农民的市场主体意识被唤醒了,对更美好生活的期盼迫切了。

  如今,“姜浩强”们最期待的,就是集聚更多回乡的年轻人、能人、乡贤和外来创业者的智慧和力量,激活山村的资源,走出各自村庄的发展路径,最终实现产村人融合,居业游共进。

  不断“赶考”的,不止下姜村。

  得益于火热的乡村游,淳安许多过去不起眼的小山村也成了有名的“绿富美”。

  全域景区化,使乡村游成为继千岛湖湖区观光、休闲度假后,拉动淳安旅游经济的“第三驾马车”:今年上半年,淳安乡村游共接待游客275.6万人次,同比增长23.8%,实现旅游收入3.04亿元。

  “千岛湖有着丰富的乡土旅游资源,以绿道为载体,把这些资源织成了一个‘吃住游乐行’的联通网。”千岛湖风景旅游委员会主任张飞燕说,这个网络高效运作,不仅吸引着游客从湖区涌向乡村,也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到产业链。

  根据各村资源禀赋,打造旅游产品,淳安正在打造23道“度假千岛湖”风味。“中草药之乡”临岐,从中药养生方面出发,建设中药材观光园,开发药膳农家,打造中药养生康美村;中洲深度挖掘红色旅游资源,推出茶山红色之旅、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馆等体验线路;在“乐水小镇”姜家,以优质的山水人文资源为依托,建成开放龙川湾景区、36都乡宿景区、文渊狮城旅游综合体等景点。

  此外,淳安还注重旅游项目的引入,今年投资54.2亿元用于涉旅项目,包括引进露营地、水上运动、骑行驿站、乡村精品度假酒店等新型旅游产品,这些项目大部分落户在乡村。截至目前,淳安已建成西坡千岛湖、拾得水石间、芹川乡宿等18家精品民宿。

  “明年杭黄高铁即将开通,届时杭州到淳安只要半个多小时,淳安的未来更值得期待。”淳安县委书记黄海峰说。

  美丽乡村新“赶考”,一直在路上。无论乡村怎么变,必然是农民安居乐业、城里人心向往之的牧歌田园。这样的城乡相向而行,融合互动,浙江的城乡大地才能成为“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诗意栖居之地。

标签:村民;游客;千岛湖;乡村;淳安;村里人;姜德明;手机;习近平;杭州 责任编辑:金英磊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