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时政新闻 > 国内综合 正文

后备厢经济,考验城市治理水平

字体:
—2022—
07/26
09:54:21
2022-07-26 09:54:21 来源:法治日报

  哪些地方可以摆摊 食品安全如何监管 卫生扰民等问题怎么解决

  后备厢经济,考验城市治理水平

  后备厢经济形式灵活、机动性强、门槛不高,可以拓展消费场景,激发消费活力,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后疫情时代的经济下行问题

  后备厢经济火热背后也有不容忽视的问题:私家车经营是否涉及违规占道;摊位移动性强,如何监管;后备厢经济的参与者经营资质如何保证,食品安全又该如何保障等

  政府需要划定专门的可经营区域,对区域内相关经营人员、参与人员进行登记管理,同时有关部门加强对该区域的监管

  打开汽车后备厢,挂上横幅招牌和商品广告图文,缠绕彩灯装饰,陈列一排排精致的小蛋糕……家住北京市顺义区的孙静布置好自己的后备厢摊位,准备迎接第一位客人。

  今年3月,本在经营实体蛋糕店的孙静偶然了解到后备厢摆摊的经营形式,受疫情影响,实体店生意一直不太理想,孙静心动之下开始尝试以后备厢充当移动摊位做生意。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像孙静一样选择摆起了后备厢摊位。后备厢摆摊的参与者类型多样,或是利用业余时间增加收入的人,或是初次创业的年轻人,他们开着私家车停在某处空地上,打开汽车后备厢,经营各类商品。这样的后备厢经济在全国各地迅速发展,甚至在一些地方形成了规模不小的后备厢集市。

  多位业内专家近日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后备厢经济火爆背后原因多样,其中不容忽视的是疫情影响下部分年轻人的自我救济。这种后备厢经济既带来丰富热闹的市场氛围,又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消费,应该支持。但与此同时,后备厢经济目前还存在是否属于无证经营,是否会导致食品安全问题等争议,需要有关部门及各参与主体进行积极有益的引导,对其发展作出进一步规范和完善。

  地摊经济演变而来

  缓解经济下行压力

  从第一次尝试后备厢摆摊开始,孙静至今已经出摊数十次。她告诉记者,后备厢经济的兴起给她的生活带来了转机。

  “我在鼓楼附近经营一家实体蛋糕店,顾客主要是来附近游玩的旅客,但是因为疫情原因,客人越来越少,店铺一度要经营不下去了。”已到而立之年的孙静,上有老下有小,她不想生意就此荒废断了经济来源,更不想终日无所事事只能“摆烂”,于是选择抓住后备厢摆摊的机会。

  一开始,孙静会随机寻找人流量比较大的地点摆摊。一次经历让她印象特别深刻:在某小区外摆摊时,几位老年人走过来,围着她的车绕了一圈,买了几个小蛋糕,然后委婉地对她说:“姑娘,你是不是生活上遇到什么困难了?年轻人有一门手艺,肯定能渡过难关的。”

  这样的感动在孙静的摆摊经历中经常发生,她也因为摆摊认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她认识的后备厢摊主中,有和她一样经营实体店困难的,也有因为被公司裁员失去工作通过后备厢摆摊创业的,他们总是相互打气,互相分享最新的与后备厢经济有关的消息。

  孙静还与不少顾客建立了友谊。她自豪地对记者说:“不少顾客吃过我家的蛋糕,觉得还不错,知道我出摊后,有时间就会来我的摊位上,有时候直接走过来,坐在我旁边,跟我聊些家长里短,感觉特别温暖。”由于后备厢摊位流动性较强,出不出摊或者在哪出摊不确定性很大,和一些顾客熟悉了之后,孙静不仅添加了他们的社交媒体好友,还专门在社交媒体上开通了分享账号,在出摊前会发帖告知出摊位置和时间。

  对后备厢摆摊流程逐渐熟悉后,孙静现在每次出摊的营业额都在千元左右,去掉成本费用,收入可以稳定在五六百元。“我挺感谢后备厢经济这种新业态的,让迷茫的我找到了新的努力方向。”

  来自山西省运城市的李嘉嘉接触后备厢经济,缘于一次巧合。今年5月中旬,他和几个兄弟开着车,在后备厢里装了些洋酒,停靠在一处大型人工湖边。敞开后备厢,他们几个人搬着小马扎坐在一边,本打算趁着夏日夜晚,边吹风边和朋友聊聊天。过了不久,桥上走过两名中年男子,看到他们后直接说:“小伙子,给我们也来两瓶,我们付钱。”并直接坐在了他们旁边的桥沿上。有同行的朋友恰好对后备厢经济略知一二,几个人商量后便做起了生意。

  李嘉嘉告诉记者:“我们几个是做婚庆行业的,这段时间行情不太好,手上也没多少活。刚好我们平时囤了不少酒,自己有车,用后备厢摆摊基本是零成本,便趁闲暇时间出来摆摆摊。”

  后备厢经济的日渐火爆在社交媒体上可见一斑。在某分享类App平台,以“后备厢经济”“后备厢集市”等关键词进行检索后,可以搜到多篇摊主或顾客分享的经验帖,更有不少网友将在后备厢摊位购物当作“网红打卡”的内容进行晒照。

  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教授任超说,后备厢经济由地摊经济演变而来,更是城市“夜经济”的延伸,这种经济模式的持续兴起让人们感受到了新鲜消费体验带来的“烟火气”和“新潮味”。

  在任超看来,后备厢经济形式灵活、机动性强、门槛不高,可以拓展消费场景,激发消费活力,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后疫情时代的经济下行问题。这种经营模式是关注生活体验的,人们可以以类似“拆盲盒”的方式购买热红酒、咖啡、小众设计师品牌饰品等各种有趣的商品,甚至可以购买“撸猫”“撸狗”等消费服务,给人以更多参与感和体验感。“后备厢经济兼具经济功能和社交、文化意义,它是年轻人的潮玩集市,让疫情下原本疏远的社交距离缩短了许多。”

  北京工商大学新商经研究院执行院长周清杰教授告诉记者,后备厢经济的存在和发展一方面说明市场有需求,另一方面为当前经济背景下失业的年轻人提供了一种灵活就业或者谋生的手段,是他们自我救济的方式。“对于这种经营方式,我们应该有一个包容的态度。”

  流动摊位仍受限制

  后备厢集市显规模

  孙静试水后备厢摆摊时,通常选择做移动摊位,她发现随机随地摆摊并不是长久之计。“经常会有城管路过,告诉我路边不让随意摆摊,让我赶紧收摊。所以很多时候根本无心做生意,一度演变成了躲城管。”

  据专家介绍,目前并未针对后备厢经济单独出台政策规定,因此按照法律法规,后备厢摊位不能随意随处摆设,应在政府指定的地点、区域或取得有关部门许可后摆设,且不能占用道路和制造噪声扰民。

  事实上,除流动经营受限以外,围绕着后备厢经济的争议一直存在。在社交媒体上,记者以“后备厢经济”“后备厢摊位”等关键词进行检索后发现,尽管绝大部分网友都认同后备厢经济带来的“烟火气”和热闹劲,但仍有部分网友提出质疑:“这种有没有营业执照,算不算兜售‘三无’产品”“价格跟实体店无差别,品控一言难尽”“无人管理的后备厢摊位,除了占道,会不会有食品安全隐患”。

  争议之下,更为集中和规范经营的后备厢集市应运而生。从记者调查情况来看,目前在北京、广州、西安等城市均存在后备厢集市。这些后备厢集市多由正规组织向政府或商场申办,向后备厢摊主收取一定摊位费后,为其提供场地和宣传,同时还会为后备厢摊主设置一定的准入条件,如必须持有健康证、经营许可证等。

  在北京市朝阳区斯普瑞斯奥特莱斯商场广场上,每周五六日3天都会摆起百米长的汽车后备厢长摊,入口处闪耀的灯牌上正是这个后备厢集市的名称——INSO汽车后备厢市集。

  “INSO就是国际破产从业者协会的意思。”该活动主办方杨女士笑着告诉记者,2020年底,受疫情影响,她和几个经营实体店不顺的朋友联系了一个小商场,开着车卖滞销的玩具等产品,后来逐渐有越来越多有相同经历或兴趣的摊主加入,于是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有一定规模的后备厢集市。

  据杨女士介绍,为确保后备厢集市活动顺利开展,前期要经历大量的程序性工作。“我们自己办了营业执照,会以公司申办活动的形式首先和商场联系,确定时间和地点,然后向所属街道报批,还需要向消防、防疫、食药监、安监、城管等各种部门报批,一场活动的报批手续就需要半个月左右时间。”

  为确保后备厢集市的安全和产品质量,杨女士会对后备厢摊主严格把关。在活动开始前一天确定报名摊位,经营者必须出示健康证和实体经营许可证以及24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行程码,现场也会安排防疫人员扫码。此外,对于残障人士和低保人士,在确定其所持证件的情况下,杨女士也会在场地内为其提供摊位,并在摊位费上给予优惠。

  杨女士说,集市每天客流量基本在5000人次以上,后备厢摊位在50到60个。后备厢集市上,经营范围多种多样,从环球影城门票和周边产品,到肖像画,再到食品饮品应有尽有,有时他们还会组织专门的主题周,如汉服展、猫展等。在她看来,后备厢经济更能实现快消,夏季“夜经济”贴合大众消费群体,活动面向群体更广泛,残障人士也获得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和商业综合体合作一起推广,也能带来精准客源引流。

  北京市海淀区居民王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说,近期她经常在周末带孩子去逛后备厢集市。“有时候去现场,不仅是去购物,更是去享受现场的热闹氛围。之前晚上带孩子出来玩,夜生活丰富的地方不适合带孩子去,只能去公园,后备厢集市为生活增添了更多乐趣。”

  多地推出举措支持

  有序引导至关重要

  除消费内容外,一些地方的后备厢集市逐渐被赋予更多内涵。近日,在广东省广州市,在广州市扬爱特殊孩子家长俱乐部的支持下,一场公益后备厢集市举行,现场设有公益文创摊位、特殊需要孩子和普通青少年携手展示的才艺表演、心青年(心智障碍青年)特调饮品茶档等摊位。据活动相关负责人介绍,希望通过温馨后备厢集市的形式筹集善款,以借助更多的社会力量帮助更多的特殊孩子家庭重拾希望与信念。

  从记者调查情况来看,目前,多地对于后备厢经济持支持态度,并出台相关政策直接或间接引导有序发展。例如,江苏省扬州市在当地大型广场处专门规划了空地做后备厢集市,引导广场内一些商户参与,并划定社区明确专人负责,和广场方一起做好监督、完善服务。

  今年3月15日,广州市越秀区联合广州市公安局、市交通运输局对外发布《关于实行北京路南段(大南路至泰康路)全天步行化管理和府学西街(圣贤里以南,金佰利广场停车场入口以北)节假日步行化管理的通告》。广州市北京路文化核心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接下来将由越秀区政府和华侨城共同成立的华秀公司负责打造该街区,希望通过车尾厢集市等方式吸引更多年轻人过来游玩,成为北京路文化旅游的新记忆点。

  在任超看来,当前后备厢经济火热背后也有不容忽视的问题:私家车经营是否涉及违规占道;摊位移动性强,如何监管以及消费者如何维权;后备厢经济的参与者经营资质如何保证,食品安全又该如何保障;当后备厢摊贩在某地聚集,如何避免该处可能发生的安全问题、扰民问题与环境卫生问题。这些都是目前需要进一步规范完善的地方。

  北京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会副会长吴景明认为,应当对后备厢经济进行积极有益的引导。政府需要划定专门的可经营区域,对区域内相关经营人员、参与人员进行登记管理,同时有关部门加强对该区域的监管。

  “需要进行有温度的监管,同时坚持底线监管。对于后备厢摊位经营者,可以减免纳税,在保障其不违法、不售卖问题食品等底线合规的前提下,给予其一定的自由发展空间。”周清杰说。

  任超建议,对有关部门而言,要科学治理,力图打造合规的后备厢集市,为后备厢经济提供稳定、可持续的场地。首先,对摆摊选址问题进行统一规划、科学布局,明确哪些路段在哪些时间段可以有序开放,做到“便民不扰民”;其次,可以要求后备厢经济摊主进行统一登记备案才能摆摊,做好配套措施工作,比如进行必要食品的安全监督和卫生检查,保障消费者维权和众多卫生、安全问题。

  此外,他提到,对经营者而言,要逐渐形成一个类似于行业组织的自律机制。后备厢摊主也要提高经营素养,主动配合张贴场所码、及时收拾垃圾等,配合城市治理。就提供的商品和服务而言,要严格选品,谨防出现食品安全或者出售假冒伪劣产品等问题。对消费者而言,要理性消费,同时对自己购买的商品和服务细加甄别。“切忌因为对后备厢经济的火热跟风,忽视了对产品质量的把关。”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标签:后备厢经济;摆摊责任编辑:徐茜茜
国内综合
国际新闻
精品专题
更多资讯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22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