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时政新闻 > 时政 正文

Meta一周年 扎克伯格成绩“不及格”?

字体:
—2022—
10/29
15:53:59
2022-10-29 15:53:59 来源:天目新闻 记者 何泠瑶

  2021年10月28日,美国著名社交媒体平台Facebook宣布,该平台的品牌将部分更名为“Meta”,宣布ALL in元宇宙赛道。至此,Meta面世刚满一周年,对比当年创始人扎克伯格许下的豪言壮语,他交出的第一份元宇宙成绩单,却不尽如人意。

  近日,Meta发布了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负责元宇宙的部门亏损创下历史新高。豪掷千金的Meta元宇宙项目,也暂无起色。

src=http---pica.zhimg.com-v2-0b6f71bf1cb48bdff251ea836b6ed32d_1440w.jpg?source=172ae18b&refer=http---pica.zh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auto.jpeg

  业绩惨淡 门庭冷落的“地平线世界”

  近日,Meta发布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大大低于市场预期。报告期内,公司营收下降4%至277.14亿美元,这是连续第二个季度出现营收同比下滑。而MetaQ3净利润约43.95亿美元,这已经是连续四次季报净利润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第三季度负责Meta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项目的部门Reality Labs的亏损达37亿美元,高于一年前的26亿美元和上季度的28亿美元,创下了亏损历史新高。

  Meta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一落千丈。10月27日美股开盘,Meta股价跳水,跌幅一度扩大至24%,股价创下2016年以来最低,较股价最高点384美元缩水75%,市值不足2700亿美元。

  就在去年12月,Meta高调开发了名为“地平线世界”(Horizon Worlds)的元宇宙平台,在这一年间,扎克伯格豪掷数十亿美元用于后续的维护及开发。

  扎克伯格颇为看重的VR头显产品,也遭到了争议。自2020年10月发售以来,走亲民路线的VR设备Meta Quest 2的销量超过一千万台,获得不俗的成绩,但Meta Quest Pro的新品却因为价格高昂、创新性不足,让消费者望而却步,用户们抱怨“长时间穿戴太重”“小题大做”。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鹏告诉天目新闻记者,Meta产品跟市场之间的预期差距较大,一方面原因是,在技术层面无论是软件和硬件,Meta并没有实现革命性的迭代,裸眼3D、混合现实等并没有完全实现。“在社交和游戏领域之外,能落地的应用场景少。场景依托于眼镜、头盔等硬件设备来实现,在大场景范围内实现难度很大,离市场应用还很远。”

  “事实证明,Meta元宇宙不好用。无论Meta如何宏大叙事,当下Horizon Worlds对于用户不是刚性需求。若说Meta元宇宙是游戏,其缺少游戏乐趣。若说Meta元宇宙是社交应用,其用户不多无法释放网络效应。若说Meta元宇宙是办公应用,其无法解决企业办公痛点。”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盘和林告诉天目新闻记者。

src=http---www.ruancan.com-wp-content-uploads-2021-10-2021102907154424-1024x683.jpg&refer=http---www.ruancan.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auto.jpeg

  摆脱“空中楼阁” 元宇宙下半场怎么走?

  令人担忧的是,这家公司在“至暗时刻”,并没有得到内部的理解。最近高管频繁离职、员工对项目态度消极,日前,Meta的基金股东发布公开信,要求Meta裁员20%,并降低对元宇宙平台Horizon Worlds的投入。

  与此同时,扎克伯格的身家也迅速蒸发。据统计,扎克伯格的个人财富今年损失了一半,相当于蒸发了710亿美元。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扎克伯格以559亿美元的身价在全球富豪榜上的排名已下滑至第20位,这是自2014年以来扎克伯格的最低排名。

  至于扎克伯格“万物皆可元宇宙”的梦想,恐怕连曙光都尚未出现。在最近的采访中,扎克伯格承认,他为元宇宙打了一个长期的赌,预计未来几年不会赚到钱。但他也仍有信心:“品牌重塑在最开始会非常消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逐渐改变这种局面。”

  Meta未来该怎么走?在王鹏看来,归根到底核心在于Meta自身的转型,它曾是平面社交媒体时代的巨头,但与移动互联网时代有点脱节,用户对象年龄偏大,能消费“元宇宙”的用户较少。另外从企业角度来说,产品价格高、用户体验差,也是需要改进的地方。

  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委员会专家安光勇告诉天目新闻记者,作为一个早期进入者,Meta虽然有部分优势,但同时也意味着要搭建庞大元宇宙体系,以及需要培训教育潜在的客户群体的义务,而这些都需要时间、精力和资金,也必须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当前,元宇宙发展处在概念期,各大巨头纷纷在元宇宙世界下的“赌注”,却更像是一座空中楼阁。互联网巨头纷纷结合自身业务描绘元宇宙未来,元宇宙办公、元宇宙音乐会、元宇宙游戏、元宇宙学校等概念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但真正实现盈利和规模应用的却少之又少。

  元宇宙的下半场,该如何走得更稳?盘和林表示,元宇宙故事讲得再好,关键还是要以应用特色留住客户,用户有规模,元宇宙的未来愿景才有可能实现。

  “发展元宇宙首先要考虑元宇宙应用的实用性,刻画未来不如脚踏实地解决用户实际问题。基于这个目标,发展元宇宙可以从两个切入点考虑:针对个人消费者,元宇宙应用以玩家群体为切入点,结合用户参与内容创作,做大用户规模,形成网络效应。针对企业用户,以数字孪生和工作协同为切入点,虚实融合赋能实体产业。”盘和林说。

  在盘和林看来,未来元宇宙要“脱虚向实”,一大方向就是数字孪生。抛开消费级用户,直接面向B端制造业,让虚拟世界和实体世界融合。数字孪生能是将企业的生产流水线映射到虚拟世界,现实世界的生产流水线开启运行,虚拟世界的生产流水线同步运行。而基于传感器数据,数字孪生可以预测、监测生产流水线的运行情况。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标签:扎克伯格;虚拟世界责任编辑:杨烁
国内综合
国际新闻
精品专题
更多资讯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22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