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时政新闻 > 时政 正文

“痛经假”如何能无“痛”落地

字体:
—2022—
11/18
09:20:39
2022-11-18 09:20:39 来源:中国青年网 记者 韩飏 李桂杰

爱情相亲爱心.jpg

  “之前面试的时候总会被问有没有男朋友?计划什么时候结婚?是否要小孩?现在再给女性每月1-2天的痛经假,以后求职时会不会被问到是否‘痛经’?”近日,“深圳人社局回应女职工生理假期”话题冲上热搜榜,引发关注。90后北漂女孩胡慧(化名)颇为期待地说:“痛经的折磨太难受了,如果国家能出台相应政策落实,真是个好消息!”

  11月2日,针对深圳市政协委员程宗玉《关于保障女职工享有生理假期的提案》,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公开答复表示,《女职工保健工作规定》对生理假有明确规定,患有重度痛经及月经过多的女职工,经医疗或妇幼保健机构确诊后,月经期间可适当给予1至2天的休假。

  对此,不少女性朋友不无担忧,“出发点是好的,希望不会形同虚设”“现实很骨感,落实起来可没那么容易”……如何让“理想照进现实”,推动痛经假有效落地?各地出台的痛经假政策落地“痛”在何处,记者进行了多方采访。

  “痛经来袭 痛到无法去医院开假条”

  “专门设立痛经假?这很难实现吧!”27岁的于虹(化名)是一名高铁乘务员,她每次月经期前两天都很难熬,腰酸背痛,行动不便。但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于虹每月工作15-20天,根据调度排班,几乎不敢请假。“临时休假得提前和同事打好招呼,哪好意思因为这个经常请假。”

  对于虹而言,每个月如果有一两天痛经假“求之不得”。令她担忧的是,“请假需要层层审批,那我痛经的隐私岂不成了公开的秘密?”也正因此,她从未请过痛经假。

  90后女孩曹颖(化名)来例假时会伴有恶心呕吐,甚至需要吃止疼片来缓解。曹颖苦笑着说,“痛到走不动路,如何去医院开证明?”00后青年沈月则担心,“增设痛经假,是否无形中增加女性的就业障碍?我不想日后面试时被问到‘你是否会痛经’这样的问题。”

  对企业而言,这也是个“问题”。一位企业负责人明确表示:员工如果出现身体不适,会直接影响工作效率,甚至滋生负面情绪,影响身边同事,可以批准休假,但需要与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商量扣除部分工资。他这样算了一笔账,“一个女性员工生理期不舒服,一个月请假两天,一年下来就要休息24天,将近小一个月的时间,企业付出的成本谁来承担?”

  “痛经假是针对女性特殊生理期专设的假期,体现了社会对女性的关爱。”在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妇联兼职副主席黄绮看来,月经是女性正常的生理现象,是不可回避的话题,特殊期间给予女性适当的休息是应该的,这反映了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

  痛经假“痛点”在何处

  记者查阅发现,痛经假的概念并非“新鲜事”。1987年,上海市人民政府就发布了《上海市女职工劳动保护暂行规定》,规定对从事低温、冷水操作、野外流动作业的女职工,在月经期间给予公假一天。对生产第一线的女职工,在月经期间也应酌情给予照顾。

  1993年,由原卫生部、全国总工会等5部门联合颁发的《女职工保健工作规定》指出,患有重度痛经及月经过多的女职工,经医疗或妇幼保健机构确诊后,月经期间可适当给予1至2天的休假。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北京、上海、陕西、山西、安徽、浙江、湖北、江苏、江西、山东、甘肃、湖南、四川等在地方性规定中明确了女性劳动者这一权益,假期普遍为1至2天。

  实际上,痛经假由来已久,而“痛点”则在如何落地操作层面。

  黑蝶控股集团董事长孟超凡表示,女性员工想带薪休痛经假,需要按照相关政策规定提交相应的证明。对此,有关部门要在操作层面给出明确界定,如出具痛经假假条的是什么级别的医院,另外,医学上对于疼痛有医疗检测的方法,那么,属于几级疼痛是可休假的范围。

  “企业和员工都要遵守政策、制度,‘痛经假’才能‘无痛’落地,否则员工不敢轻易提,假期形同虚设。”孟超凡说。

  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北京市律协婚姻家庭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张荆认为,“痛经假是法律赋予女性劳动者的特殊权利。各地文件出台的同时,需更加注重可操作性。以北京、浙江、陕西、重庆为例,其规定中均提到女职工休痛经假需经医疗机构证明”。

  据媒体报道,《浙江省女职工劳动保护办法》实施20天后,杭州多家医院都不曾有人开具过痛经病假单,原因多为“太麻烦”“怕尴尬”。在一些地区,有女性在医院申请此类病假条时还遭遇多重障碍,或被要求在生理期来做各项妇科检查,或被告知“痛经假条只能在痛经当天开具”。

  黄绮说,“痛经假进入地方规定是好消息,但在执行过程中大打折扣,原因主要是部分女性担心隐私泄露、医院证明手续繁琐、恐惧职场性别歧视等。”

  北京福茂律师事务所主任时福茂认为,尽管过程复杂,但由医生出具确诊证明后方可享受痛经假,是比较合适的。“这一做法可以让真正有需要的人享受假期,同时避免权益被滥用,影响企业管理。”

  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原副所长刘伯红指出,“如果仅仅用保障性条例对妇女进行保护,而不从根本上解决保护成本的问题,导致保护成本转移到用人单位身上,会让用工成本较高的女性愈发受到用人单位的歧视。”

  推进配套政策 让痛经假无“痛”落地

  北京某公司员工刘佩佩所在的公司有“带薪郁闷假”,每月半天,在心情不好、身体不适的情况下可以直接在公司系统提交休假申请。“之前经常会把‘郁闷假’用在痛苦的经期”,刘佩佩表示,如果能在月经期间专门享有一个假期,“还是很幸福且有必要的”。

  “痛经假的推行会增加企业用工成本,这也导致用人单位对其认可度、执行度不高。”黄绮建议,落实过程中应注意相关的政策倾斜,如设立“痛经保险”,将企业可能产生的损失通过社会保险的形式进行补偿,同时可以对用人单位实行税收减免等政策,提高企业参与积极性。“目前,相关配套措施和制度需要及时跟进,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让痛经假无‘痛’落地。”

  时福茂表示,如地方法规对痛经假有明确规定的,则具有强制执行力,未按要求执行的,当事人可依法维权。《安徽省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指出,女职工因月经过多或者痛经不能正常上班,申请休息的,用人单位根据医疗机构证明,安排其休息1至2天。“这种规定具有操作性,明确规定单位对符合条件的,必须安排。”值得注意的是,如规定中的表述为“可以”“可适当”等倡导性表述,则不具强制执行力。

  针对女性员工提出的痛经假落地难等问题,深圳市人社局日前作出回应:“市人力资源保障局、市卫生健康委、市妇联等部门按照各自职责,持续推动用人单位落实生理期休假有关规定,加强对用人单位女职工劳动保护工作的监督检查,共同推动深圳女职工劳动保护工作深入开展。”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标签:痛经;女性责任编辑:徐茜茜
国内综合
国际新闻
精品专题
更多资讯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22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