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时政新闻 > 国际新闻 正文
记者手记:“伊斯兰国”阴影还在心头——探访村庄解放后返乡的叙利亚人
2017年12月25日 14:41:30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 郑一晗

  新华社叙利亚拉卡12月24日电 记者手记:“伊斯兰国”阴影还在心头——探访村庄解放后返乡的叙利亚人

  新华社记者 郑一晗

  位于叙利亚拉卡省西南的迪卜斯阿夫南村,曾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统治长达4年多。今年6月,叙政府军收复了这座村庄,战时逃离家园的村民开始陆续返乡。

  “‘伊斯兰国’已被消灭,不用怕了。”日前,陪同记者探访迪卜斯阿夫南村的士兵向一个不愿接受采访的男子高声喊道,男子摆摆手露出无奈的表情。其他不少村民也对采访有抵触,当记者把相机对准几个青年时,他们马上将脸转向一边,可以看出,这些人的心头仍有“伊斯兰国”留下的阴影。

  “过去谁要是跟外界联系就是‘通敌’,要被砍头的,”一个十来岁的男孩跑过来告诉记者,然后指着街边一片土堆说:“这就是‘伊斯兰国’的刑场。”

  在士兵的一再解释下,村民们的紧张情绪才开始缓解,逐渐打开了话匣子。他们说,“伊斯兰国”统治期间,每隔几天就有人因为各种荒谬的罪名被处死。极端分子还强迫人们观看绞刑过程,之后把遗体挂在街边示众。

  “‘伊斯兰国’想尽各种办法在村子里制造恐怖气氛。”70岁的穆罕默德·哈桑和几个老伙计坐在街边,向记者讲述“伊斯兰国”的暴行。这位古稀老人仅仅因为越过了极端分子设置的警戒线,就挨了好几十鞭的抽打。

  哈桑说,过去村民们以种植玉米等农作物和养羊为生,由于极端分子切断了村子与外界的联系,人们的活路也就断了。政府军打过来时,村民们趁乱逃离。哈桑卖掉自家养的羊支付了车费,领着家人跑到十多公里外的塔卜卡镇。哈桑说,逃到塔卜卡后很多村民住在帐篷里,日子非常艰辛。

  告别老人,记者走进一家陈设简陋的理发店,15岁的瓦西姆正坐在长凳上等待理发。这是多年来他第一次可以要求理发师给他做自己喜欢的发型。“从前极端分子强迫所有男人留统一的短发,还不许我们剪掉络腮胡,”瓦西姆腼腆地说,“今天我要理一个足球明星C罗那样的发型。”

  交谈过程中,瓦西姆对记者手中的智能手机流露出兴趣,原来他根本不认识这些科技产品,极端分子不许任何能与外界联系的设备进入村子。瓦西姆说,自己家唯一像样的电器是电视机,但那时收看电视节目也是被禁止的。

  瓦西姆念到小学四年级就失学了,其后在修车铺帮工补贴家用。4年多时间里,“伊斯兰国”关闭了学校,孩子们获取知识的来源极其有限。

  记者从村子的主街拐进小道,远远看到在一堆乱石边,一个大孩子正在教一群小朋友识字。男孩把一口锅状的废弃卫星接收器当成黑板,用粉笔在锈迹斑斑的表面写下“他”“老师”等阿拉伯语单词,领着孩子们朗读。

  一个叫哈立德·伊萨的老师告诉记者,村庄解放后学校重新开课,但孩子们缺失了太多知识,“校舍也在战争中被破坏,玻璃都震碎了。”

  今年以来,叙利亚政府军和库尔德武装主导的“叙利亚民主军”在多条战线对“伊斯兰国”发动军事打击,不断收复失地。11月,政府军解放了“伊斯兰国”在叙最后一个主要据点,肆虐多年的极端组织终于被彻底击溃。

  哈桑听说家乡解放后,第一时间就回来了,但眼前的景象却让他不敢相认。很多房子在战火中坍塌,到处是碎石瓦砾,电网被毁,通讯中断。

  村民们一点点修复起破损的房舍,艰难恢复着生产生活。一户村民家几乎所有外墙都塌了,房主在房子一角重新用砖垒起一间小屋,十多口人挤在里边。街边一间杂货铺被4个青年合力租下,从邻近的阿勒颇省进货来卖,略显空荡的货架上摆着茶、蜂蜜、洗衣粉等日用品。

  “庄稼也重新种起来了,好在村子离湖水很近,灌溉可以保证,”哈桑说,只有投入新的生活,才能慢慢忘却“伊斯兰国”留下的恐怖和伤痛。

标签:伊斯兰国;叙利亚 责任编辑:周舸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