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时政新闻 > 国内综合 正文
记者暗访外卖“黑厨房”:现场不堪入目 市场急需监管
2017年03月14日 14:11:45 来源:东方今报

  生活节奏的加快,压缩了许多工薪阶层做饭和吃饭的时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上订餐成了一种新兴行业,足不出户就能送餐上门,深受年轻人的喜爱。这足不出户就能享受的美食,真能让人放心吗?你订的外卖卫生吗?

  “黑厨房”藏身居民楼

  临近中午12点,在郑州国贸360广场,开始出现外卖小哥忙碌的身影。

  记者采访发现,90%的上班族对网上订餐十分依赖,但是对于食品安全问题,多数人则不愿深究。 这些外卖真的卫生安全吗?带着疑问,记者在外卖平台上找到一家名叫台湾卤肉便当的餐馆。 餐馆提供的图片信息中显示,这家餐馆有干净整洁的大厅和后厨,月销售量也高达600份,但在记者根据地址实地探访时,却出现了问题。 记者通过电话指引,在一所居民家属院里找到了这家小餐馆。在这家餐馆里,记者既没有找到外卖平台上显示的图片实景,也没有看到宽阔亮堂的用餐大厅,甚至连开店的招牌都没有,更别提卫生许可证了。 记者一打听才知道,像这样的小作坊,在家属院里还真是不少。

  扮快递小哥 记者探访外卖后厨

  实地一走访,还真发现不少问题,为了一探究竟,都市记者决定亲自体验一把外卖小哥的职业。

  记者先通过手机APP注册成为某网站的快递配送员,短短几分钟,记者就可以直接上岗工作,整个过程并没有要求记者提供任何健康证明。 随后,记者来到文化路东风路附近的家属院里,刚进小区,就遇到了几个同行,他们告诉记者,这个家属院临近学校和科技市场,客源稳定,每天生意都异常火爆。单就这一个家属院里,就有十几家这样的小作坊。 在一家台湾卤肉便当店里,记者打着取餐的名义来到后厨,看到在昏暗的房间内,到处都是污垢,垃圾和油渍。狭小的厨房里,厨师正在准备外卖食材。沾满油污的台面上,随意摆放着一些肉类食材,没有任何保鲜防护措施。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另外一家餐馆,与第一家一样,这里的图片显示信息和实景相差甚远,但是却有着近3000单的月销售量。 记者在暗访中发现,这类小作坊在各类外卖平台上比比皆是,它们大多都没有门面和招牌,只做网上订餐生意,位置也十分隐蔽。

  外卖市场乱象丛生 急需监管

  这些小作坊的卫生情况确实令人担忧,除了小作坊,那些开门营业的门面店,情况又会是什么样呢?

  在水科路华北水利水电学院附近,记者找到一家名为哆哩小馆的餐馆,月销量也将近2000单,顾客对饭菜的评价等级很高。虽然这家餐馆有自己的店面,但只有一间狭小的操作间,一口大锅、几样食材和调料,就是餐馆的全部家当,食品卫生安全问题难以保证。 记者接连又找到几家餐馆,即便开门营业,但卫生状况同样令人担忧。按照规定,餐饮服务行业首先应当依法取得《餐饮服务许可证》,并在醒目位置摆放。可在记者走访的多家餐馆里,没有一家取得餐饮服务许可证。 在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中,对网络食品交易有明确规定,入网食品经营者必须进行实名登记,并依法取得审查许可证。 那么,这么多三无餐馆到底是如何加入订餐平台的呢? 记者随即电话联系了某网站。客服人员解释,为了尽快占领市场,多数订餐平台都忽略了对餐馆资质的审核。随着新食品安全法的颁布和实施,他们也会加大审核力度,勒令证照不齐全的商家陆续下架。据都市频道

  新闻多一点

  北京青年报报道,9日,北京市食药监局再次召开外卖平台通报会。上次通报会之后,两周内百度外卖、美团外卖、饿了么等三大外卖平台北京地区下线了8000家商户,目前三大外卖平台北京地区店铺信息公示率近九成。根据北京食药监局网监中心数据,8月份订餐投诉达159件,北京食药监局要求各外卖平台尽快公示消费者投诉举报制度以及渠道,屡出问题的平台将被纳入信用惩戒。

  据央视财经报道,上海市食药监局近日约谈了7家网络订餐平台,约谈现场充满了火药味。 约谈一开始,上海食药监局局长阎祖强就将矛头直指网络订餐平台上的无证餐饮。此前,一大批无证无照餐饮在综合整治中被取缔,却很快在网络订餐平台上找到了他们的生存空间。面对这些暴露出来的问题,被约谈的平台负责人,面露难色。 当前,上海正在开展为期2个月的网络餐饮服务专项检查。不管是第三方平台,还是入网餐饮单位,只要发现违规,就会严惩并向社会公开。


标签:黑厨房;外卖 责任编辑:冯一伦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